水朝阳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又见凤凰花开遥远的亲切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白癜风治疗医院 http://news.39.net/ylzx/bjzkhbzy/

20世纪70年代初,那时候的南宁市还很小、很土,像样的水泥马路没几条,就别说跨河、跨江的桥了。

我的家,在当时南宁市中心的边缘——济南东路,中学五年,我都就读于南宁九中,从家到学校,可以选择朝阳路或友爱路。

朝阳路,从南到北都是水泥铺设,是当时市区最漂亮的一条路,朝阳路上,横跨朝阳溪的朝阳桥自然也成了当时城里不可多见桥梁。

和朝阳路平行的友爱路就比较糟糕了:路面窄小,跨朝阳溪还是一条小木桥,桥和水面距离很近,桥下面的河岸不时有被丢弃的死猪死狗,有时还有死人,整条路不但脏乱还很不安全,所以我们去学校大多走朝阳路。

当时的朝阳路,遍植凤凰树,成年的凤凰树枝繁叶茂,像一把巨大的伞,为行人遮阳挡雨。

凤凰树最招人喜爱的是它的花,花开的季节,整条马路都会被张扬放肆、热烈浓郁、毫不含蓄的凤凰花渲染得红红火火、充满朝气。

远看:一片火红的花海,城市都因它而美丽,近看:花朵之朴素,会让人产生一股莫名其妙的敬意。花季走在朝阳路上,心会如花一样灿烂。

花开过后,就是恼人的虫季,爬满整条街道的虫子让人恨不得把树砍掉,常行走于朝阳路的我们,对这些虫子更是深恶痛绝。

凤凰树的虫子不知学名为何,因为它爬行时很像在用身子丈量土地,所以人们把它叫“度尺虫”。

每到虫季,满树的“度尺虫”不知从哪里冒出来?一夜之间能把树叶啃光,然后噼里啪啦往下掉,第二天上班、上学的人们,便会看到马路上、围墙边爬满“度尺虫”。

平日里不管太阳多大,上学从不撑伞戴帽、还经常光脚丫走路的我们,到了虫季,不但不再敢光脚走路,还戴起了草帽或雨帽,穿长衫、长裤,全副武装,如临大敌。

走到朝阳路,那还在一拱一拱的“度尺虫”,让人一时间找不到下脚的地儿,尽管全副武装,还是难躲虫子的偷袭。

我们全神贯注看着脚下,小心翼翼地往没有虫子的地方踩,走着走着,突然,一声尖叫响彻大街,是没戴帽的小伙伴被虫子钻进了衣领;正庆幸自己戴了帽子,却听“啪”的一声,有虫掉帽子上了,于是又一阵惊慌地大叫,手忙脚乱地要将虫子抖落,等把帽子上的虫抖掉,脚下已经踩到了N多条虫,一片稀烂一片肉酸,恶心死人。

我最惧怕毛毛虫、“度尺虫”等这类恶心的虫子。每次电视里看到共产党人被敌人严刑拷打、视死如归的场景时,竟会无耻地偷偷想:严刑拷打下我可以坚强,但如果把一大堆毛毛虫、“度尺虫”往我身上放,那我对自己还真没信心了。

也许,“度尺虫”带来的危害远大于凤凰花开时的美丽,抑或,“度尺虫”真的引起了全民的讨厌,若干年后,绿化队便把凤凰树砍了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朝阳路上的凤凰树基本伐光,没有了令人厌恶的度尺虫,也再看不到那火红火红的凤凰花。

……

不知从何时起,南宁市区的好些街道又种上了凤凰树,眼下,正是了凤凰花开的季节,我沿着民族大道寻觅着,果然,又看到了久违的凤凰花!红红火火的凤凰花,依然绚丽灿烂,张扬放肆,花开之时,绿叶都得为它让道。可亲可爱的凤凰花哟,勾起了我诸多的回忆,仿佛又走在了儿时的朝阳路,一种遥远的、满满的亲切!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